【香港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王偉忠:深耕西北大地,紮根基層沃土


通訊員 李慧韜 華靜宜

“我當時是班長,男生節女生節我們會組織大家去海邊衝浪,晚上還一起燒烤做飯。我覺得那是段特別快樂的時光。”談起自己在清華學習生活時的趣事,王偉忠的語調興奮得有些可愛。而2018年,當這個自稱“性格偏小孩子”的年輕人帶着“北京市優秀畢業生”“清華大學畢業生啓航金獎”等一系列榮譽從清華大學法學院碩士畢業時,王偉忠做出的人生選擇卻絲毫不帶孩子氣——他毅然決定通過選調投身西北農村建設。作為當年唯一一位前往甘肅的清北選調生,王偉忠成為了甘肅省金昌市金川區寧遠堡鎮龍景村第一書記兼駐村工作隊隊長,也成為了脱貧攻堅戰中的又一名清華“戰士”。

畢業時的王偉忠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

如今的龍景村是寧遠堡鎮下轄十四個村莊裏的“標杆村”,但過去的龍景——用王偉忠的話來説——“不落後,但也不算先進”。在王偉忠看來,龍景村之所以能實現“一月一變化”,離不開大家在精準扶貧實踐中的共同努力。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這是農村扶貧工作的寫照,也是王偉忠打贏這場脱貧攻堅戰的決勝祕訣。上級政策很多,層層下達到農村就是一項項具體的工作,如何在不遺漏每一項工作的前提下,將相應政策精準落實到人就成了對扶貧人員的巨大考驗。龍景村有81個建檔立卡户,涉及190人。紮實達成“兩不愁、三保障”核心指標是村莊發展的基礎,在吃穿不成問題後,保障教育、醫療、住房就成為了工作重點。為了讓村民充分利用教育資源,王偉忠帶着駐村工作隊一一排查建檔立卡户中的義務教育階段在校生,確保符合條件的學生切實享受甘肅省“雨露計劃”獎學金等政策支持。在醫療方面,國家有政策,村民有需求,但家庭簽約醫生、一站式結算、臨時救助等具體措施的落實還需要工作隊當好政策的“宣傳員”,有時還需居間聯繫、實操代辦。

住房保障涉及從危房排查到村舍改造的方方面面。村子要拆舊建新,對王偉忠來説,“從入户動員到拆遷時扛木頭、扛糧食,這些都要跟下來。”他笑稱四個月下來幾乎“換了個人”。儘管村民們普遍願意配合村莊統一規劃,小問題依舊層出不窮。每家每户的情況都不同,雖然拆遷舊宅能領到2萬元的補助款,但部分舊宅是近幾年建好的,建成耗資近20萬,這就要求工作隊在講透政策的基礎上進行鍼對性調整。到了拆遷現場,還會出現村民好不容易同意拆遷,卻因為幾袋煤沒有安放好而臨時反悔的意外情況。“衝上去,攔下來,繼續做工作,幫他們把煤裝好。”作為村書記的最佳搭檔,駐守拆遷現場的王偉忠堪比救火隊長,不論遇到什麼意外情況,都能第一時間迎難而上、解決問題。

王偉忠進行舊宅拆除登記

除了面面俱到,精準扶貧之“精準”更體現在切實提高村民收入上。在王偉忠擔任第一書記期間,他帶領工作隊挨家挨户“摸”情況,為户內有勞動能力的家庭成員針對性提供就業扶貧資源。村民能養殖,就落實養羊養雞的政策,幫村民發展養殖業;建檔立卡户沒有合適工作,就協助申請一些公益性崗位,讓他們在村內做衞生保潔工作,每月發放相應報酬;對於那些有條件發展鄉村旅遊的村民,王偉忠也盡心盡力,在他們“上馬後繼續扶一程”。

當地的野狐灣景區是周邊市民出遊的“網紅”景點。起初村民們自己開農家樂,在收費和運營上各自為戰,對食品安全和經營許可等行政要求也不瞭解。王偉忠積極配合包村部門,牽頭成立“龍景面莊”餐飲合作社,主動幫村民辦理食品衞生許可證和經營許可證,並長期義務為合作社開票報税,助其走上正規運營與互助合作之路。根據西北乾旱地區的植被特點,王偉忠又發現了在河灘荒地上種經濟林的“商機”,不僅能徹底整治農村人居環境,還能開發自然景觀帶吸引遊客,於是他帶領工作隊披星戴月,種出了村子的第一塊經濟林。“村上種不同的果樹,它們開花季節不同,就形成了一個比較長的賞花期。”以此為基礎,龍景村積極對外聯絡,廣泛吸引市區的自行車隊、攝影隊、寫生基地畫家、舞蹈社團等社區團體前來開展活動,還依託豐富的動植物資源建設學生素拓基地。

2019年,龍景村被評為“甘肅省優秀鄉村旅遊示範村”;2020年7月9日,龍景村入圍國家文化和旅遊部“全國鄉村旅遊重點村”擬入選名單。在網上,也有甘肅網友動情寫下游記:“週六上午匆忙去踏青賞花,並一探神祕的野狐灣,一路走走看看,看到了龍景果園的杏花已吐豔梨花正含苞,看到了路邊金黃色的芨芨草襯托野山杏豔麗綻放,更看到正在修建的野狐灣養殖休閒度假園日趨完善……”

“不好好幹活”的工作隊長

有人才、有政策、有資源、有項目,在龍景村推動脱貧攻堅工作看似順水推舟,但王偉忠深知,如果不主動融入集體、融入基層,這些工作對於一個“從天而降”的選調生而言,都會如逆水行舟。

入村第二天,擔任駐村工作隊隊長的王偉忠就接到了核查危房的任務。由於從本科開始,王偉忠就不斷積累鄉村調研經歷,來到基層前也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農村的真實情況本身並沒有給他一種“走出象牙塔”的衝擊。相比之下,他發現和隊員們配合是一件更難的事。他來時恰逢工作隊交接,前一個隊伍留下的工作壓到了新一屆工作隊頭上,而危房核查正要求工作隊定時定位上傳數據,王偉忠心急了:“我當時剛到基層,就想要抓緊時間把事情做完,但我的三位隊員都有少則十年的基層工作經驗,他們認為這些工作可以放到和其他要入村的工作一起完成。”工作方法的差異帶來溝通交流的不暢,為了解決問題,王偉忠決定與隊員們逐個談心,“把事情説開了,彼此知道對方想什麼,思想上達成了共識,工作隊的工作就很容易開展下去。”

加強工作隊內部團結還不夠,工作隊要真正“入”村,離不開村幹部和村民的支持。對此王偉忠毫不掩飾自己的自信:“有人説你不抽煙不喝酒,怎麼能在基層開展工作,我就不喝酒抽煙,但和村幹部都很交心,大家能一起把工作幹好。”每天完成工作後,王偉忠都會去村裏和村幹部打招呼,瞭解村裏的事務,甚至與他們一起加班完成工作;平時村裏需要準備材料,王偉忠與工作隊就發揮所長幫他們備齊。住在村裏的那段時間,他也會主動去農户家裏“轉轉”,參與村裏的晚間活動。

王偉忠主持龍景村“三八”婦女節聯歡會

“隊員有時候會開玩笑,説我這個隊長每天不好好幹活。”王偉忠説着自己也笑了。但正是這種“接地氣,有人氣”的做法,不侷限於工作隊的一畝三分地,讓村裏人逐漸將王偉忠當成了龍景村的一分子。工作隊有重大任務,總能在村幹部的全力配合下,輕鬆高效地入村入户完成工作。誰家杏子熟了、誰家辦喜事了,也會知會王偉忠一聲。如今王偉忠被調到鎮上工作,但仍然和村裏保持着深厚的友誼。“這就是我們常説的以心換心。其實大家很歡迎我們這些高學歷的年輕人來農村。如果你不擺架子,虛心學習,踏踏踏實實把事情幹好,真誠地和村民交朋友,大家也會把你當成朋友和家人。”

“村子好不好,黨建很重要”

甘肅是王偉忠的家鄉,但寧遠堡鎮在甘北,他家在甘南,中間相距650公里,因此他幾乎一年到頭都在寧遠獨自工作生活。對此王偉忠並不介意:“我自認為我是比較能吃苦的人,工作上的辛苦對我來説都不算苦,我覺得如果個人不能通過自己的成長為家鄉作貢獻,不能實現自己的抱負,這才是比較痛苦的事。”

憑着這種能吃苦的精神,從龍景村調到寧遠堡鎮上擔任黨委委員、黨建辦主任後,王偉忠也很快適應了新的工作要求。黨建辦需要負責的事務並非簡單如其名——機關黨建只是多方面工作的一部分,細緻到下屬14個村村幹部的工資發放和兩委換屆、公眾號“守望寧遠”的審核運營,宏大如統戰、意識形態、民族宗教和未成年人等相關工作,都在黨建辦的工作範疇內。遇到籌備演講比賽、組織參觀學習等臨時“大任務”,還需要加班加點完成。

王偉忠在植樹活動中為志願者講解

面對這些繁重、複雜甚至有些瑣碎的工作,王偉忠並沒有在細枝末節裏迷失方向。黨建始終是他工作的核心。在他看來,不管什麼工作,但凡要做好,就無法與黨建割裂開來,脱貧攻堅尤其如此。“很多人認為黨建很虛,但實際上,一個村子脱貧攻堅戰打得好不好、其他工作完成得好不好,和黨支部、党支書有很大關係。”龍景駐村的所歷所思也讓王偉忠對這一問題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以村支書人選為例,“火車跑得快,全靠火車頭帶”,村支書帶好頭,黨員教育管理工作紮實,不僅可以組成好的工作班子,還可以帶動其他農户,促進鄉風文明和基層治理。同理,選典型、選致富帶頭人看似是做宣傳,其實也是在發展優秀黨員,讓帶頭人去推動家鄉的產業發展和就業增長。

而做黨建工作的過程也是王偉忠自己不斷學習的過程。儘管沒有在法學專業上大展拳腳,但王偉忠認為學習中內化的品質、思維和格局是共通的。在剛剛過去的10月17日國家扶貧日契機下,基層工作亦需從黨中央的重要講話開始解讀,把市級官方報道、地方日報闡釋這些文本貫通起來,在把握好大方向的基礎上理解寧遠具體事務和工作思路。“要把你個人的工作和大的工作結合起來,這也是一種學習。”

“沒有不適應”

回到2018年。7月畢業後,有機會留在蘭州的王偉忠主動選擇來到金昌市。選調生要在農村待至少兩年,感覺農村與想象差距太大的也有,發現在“小地方”沒有成就感的也有,因為受不了哭着離開的也有。王偉忠卻出人意料地説:“我一開始就沒有不適應啊。”

他認為這離不開他前期積累的農村經驗。在本科階段,他就和同學創辦了潤農協會,定期到瀋陽周邊農村支教。研究生階段,在家鄉甘肅的實踐讓他更客觀地瞭解了農村工作,赴廣西都安縣的深入調研則讓他強烈地意識到農村脱貧攻堅依然任重道遠。這些經歷讓他在真正投身基層前就做好了對艱苦工作條件和可能面臨的挑戰的心理準備,“甚至是最壞打算”。

和老鄉話家常時的王偉忠

現實性認識的背後更有清華精神的支撐。在過去與學弟學妹的分享中,王偉忠就提到:“若能被所有人理解的選擇未免世俗。我覺得接受了清華這麼多年的教育,不是為了擺脱貧困的家鄉,而是要幫助家鄉擺脱貧困。”與同學出遊的經歷固然難忘,但最能深入記憶、刻入品格的,是在集體中感受到的清華精神。“我能在很多清華人身上看到那種追求極致的學習工作熱情,不管是學生會的活動、‘無體育不清華’的體育氛圍,還是超算團隊攻堅克難的新聞,都讓我想從身邊的人和事中多感受一點清華的品格,多打上一點清華的烙印,也多帶走一點清華的精神。”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從來到甘肅的那一刻起,王偉忠就如同一根修竹般在基層深深紮根,兩年的脱貧工作讓這個曾經略顯青澀的小夥子更加成熟,也加深了王偉忠對基層這片“茂林”的感情。不負青春,不負韶華,帶着榮譽從清華離開,如今的王偉忠正鬥志昂揚,以蓬勃奮發的姿態在更廣闊的天地裏書寫屬於他、也屬於這個時代的澎湃詩篇。

清華新聞網11月20日電

供稿:學生職業發展指導中心

編輯:李華山 田姬熔

審核:呂婷

2020年11月20日 13:43:58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